祖国网帐号登录

没有帐号?注册

新闻热线 01063878399/01063878355

  • 微信

  • 新浪

  • 移动端

>热点评论>正文

纪明葵将军:中国的海外港口应当为国家战略服务

2019-12-26 17:41 来源:《祖国》

    12月22日,由中国经济传媒协会、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暨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主办,《祖国》杂志社、北京市于若木慈善基金会承办的“第八届(2019)国家安全高级论坛”在京举行。国防大学训练部原副教育长纪明葵少将在“新时代的经济与国家安全”研讨会中发言。

    以下是发言内容:

    当中国提出坚持和平发展、构建命运共同并积极推动“一带一路”以来,美国方面直接就讲,这是对美国的亮剑。在当信息化时代,一旦打起信息战争来,我们第二天早晨起来就会发现自己的钱查不到了,银行都搞乱了。谁有那么大胆子,敢发动这样的战争呢?显然现在在整个战略格局的预测上,战争不是主体的,因为谁也打不起核战,谁也打不起网络的战争。

    那么相互竞争中和平恐怕依然是主体,你强我比你还强:相互都能对对方形成威胁,谁也不敢轻易打谁。过去是冷战威胁,现在是新的威胁,而这种威胁是以竞争为核心的,这恐怕是未来的发展。而命运共同体正好把大家的命运连在一起,这样你中国人主张未来社会秩序,是全世界大家都觉得不错的,一带一路提出来N多主张改变了欧亚大陆经济的主导权,所以美国人才要发动乌克兰的战争,因为你无论从整个经济发展,整个经济秩序,银行的结算,甚至于连反恐都形成了欧亚大陆的一套体系,形成陆权发展经济规则。所以命运共同体,正好是打在了美国人的要害上,而一带一路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发展平台。

    今天的中国经济发展,粮食每年要进口一亿吨,大豆80%来自于进口,当你的能源需要70%来自于进口,天然气40%来自进口,所有五金矿产,铜铁锌钴都是靠进口来的,那在这种资源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把一带一路命运共同体走得更好,这恐怕是我们国家未来安全的一个重要战略问题。

    更何况我们还有海上的通道安全,人家要搞印太战略,一个伊朗不听话,就要打一把,不但在伊朗打,同时在委内瑞拉也试探一下,小试锋芒,把该国电网彻底搞乱了,中国人没像俄罗斯那样出兵,派了7个人把电网恢复了,直接告诉美国人,打这样的战争中国人比你厉害,一个礼拜就解决了。

    那显然,未来的安全通道就成了我们必须考虑的问题,如果把我们的商业通道和我们的能源通道归纳一下,基本是7条。除了白令海峡这条通道不是重复的,剩下的通道,贸易通道,石油通道都是重复的,而这样一个通道建设上,中国人开发了黄新港,开发了孟加拉的达卡港,开发了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和卡拉奇港,在坦桑尼亚又开了一个巴加莫约港,跟我们成天较劲的澳大利亚又开发了两个港,一个是达尔文港,一个是斯凯尼尔港,而这些港口的使用权都在50年,而且可以继续续用,而且我们占资金比例都超过50%,美国人跟印度洋只建了一个基地,中国人建了一圈海上丝绸之路之战,我们说那是为了促进经济发展的,美国人说那要打起来它不就是海上的珍珠链吗?我们不承认这些事,但准确地说面对未来整个世界和平发展的竞争中,我们显然占据了优势,你可以变成商业基地,当我们走出去的海外资源需要受到威胁,需要撤离的时候,可以变成安全通道,可以变成补给基地。

    为了维护我们走出去的安全问题,我们要拓展我们自己粮食安全的通道,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全国那么多土地盖大楼了,搞土地经济,那你总得走出去吧,利用西北利亚土地去种地,利用乌克兰土地去种地,利用非洲土地去种地,不是我们当今在走的路吗,而这样的路对稳定我们的粮食安全不是有好处的吗?那为什么不能通过命运共同体的建设,让我们的粮食安全能够获得保障呢?不见得非得跟美国进口,只要你拓展了粮食的渠道,你就有条件去这样做。石油安全也是这样的。可以建立第二方市场,我们跟印度,我们跟日本,跟欧美都是买石油的,当我们完成了石油的储备以后,把买方市场变成卖方市场,到时候讨论一下,三个月我们不进油你卖给谁去?为什么老让美国人控制了石油价格,说北京石油搞成147美元一桶,沙特阿拉伯不干,说说你干必须得干,搞成这么高价,然后打完仗300元一桶,你们的亏不就补上了吗?因为美国主导的石油市场,并控制了大量的储备,当今天变成买方市场的时候,我们不就变被动为主动了吗?所以我说我们的走出去安全过程中,应该另辟渠道,不能被动的竞争,而应该是主动的竞争。我们有了这么好的共商、共建、共享,那么我们就有了一个世界支持的基础,我们要进行创造性的思维。在那样困难的条件下,在美苏两个集团包围中国的情况下,毛主席还能提出来第三世界的理论,让我们当成“丐帮帮主”去在世界大格局中争得我们一席之地,今天如此好的环境难道我们不能做到?

    所以今天问题很重要的,当今天中国的经济结构主体发生了本质变化的时候,当只有15%的国有经济,45%的公私合营经济,40%的私营经济,作为中国经济主体的时候,中国如何坚持在这种条件下走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必须考虑的问题,怎样调动积极性,怎么样才能使中国结构体制发生本质变化的情况下,我们该做点什么?怎么做点什么?这恐怕才是我们要认真思考的问题。(作者系国防大学训练部原副教育长、少将)

(责任编辑:李欣欣)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